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民国文化 >>

花旗楼往事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17-07-27  浏览 161 次
 
 
鏖战华中挺脊梁,时逢两党共存亡。
鸡公山上留真迹,但缺金瓯水一方。
                                                                                                                                           ——张少林
 

1985年重建后的花旗楼    杨杰摄

 
        根据1955年外交部清查鸡公山外产统计,1935年鸡公山全图上所注标的鄂21为英国驻汉口汇丰银行所建,至今,在云中公园管理所原办公楼的墙体上,还嵌有“汇丰”(繁体)碑石,是公园职工从鄂21号别墅处移来的。
  
       大家现在看到的这幢楼是1985年,鸡公山风景区管理局在原址上重建的。根据1987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鸡公山志》记载:这幢楼“原为英国汇丰银行老板潘尔恩1918年前所建”,而1992年鸡公山风景区管理局姜传高编著的《鸡公山近代建筑史》却说,“此房原为英驻武汉商人柏尔恩(E. G. Byrne)1918年前所建”,当时为两幢(旧号鄂21号,现编号为135、136),一幢在防空洞入口处,一幢在防空洞顶部上方为配房。而在介绍后来被拆掉的134号别墅(旧号鄂22)时又说,“此房原为英国顺昌洋行大班柏尔恩(E. G. Byrne)于1918年—1920年所建系列别墅之一”。后附注说,柏尔恩在南岗修建别墅多处。1937年8月31日复函英驻汉总领事官默恩,涉及到柏尔恩在鸡公山鄂界私有房宅五处,即A16、A20、A23、A24、A26,要求管理局魏纶局长赎回。赎后,由于年久失修,自然倒塌。据姜老说,柏尔恩共建了8幢,其中包括A21、A22。
 
这里出现了前后不同的表述。柏尔恩既是汇丰银行的老板,又是顺昌洋行大班(即代办),不过都是商人。经查,柏尔恩(E. G. Byrne)确为汉口顺昌洋行大班,没有资料证明他又是汇丰银行的老板,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这种矛盾的出现,大概是资料掌握的不充分所致。为此,我推测,柏尔恩作为洋行大班在鸡公山避暑区建房谋利是正常的。我们从1915年“鸡公山划收官地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顺昌洋行所建的别墅。从与1935年鸡公山全图对照的位置看,应该是A19,建于1915年前。既然A16、A20、A23、A24、A26建于1918年—1920年间,那么A21、A22就应当建于1915年—1918年间。
 
1907年“鸡公山外人租地交涉案”后,柏尔恩并未按照《鸡公山收回基地房屋另议租屋避暑章程十条》规定,建造后即由地方官给价赎回,直至1937年,还不包括1918年前所建3幢。其中,A21(含附房)如前所述,1955年外交部清查鸡公山外产时,登记为英国汇丰银行,至于后来如何转租给花旗银行(应该不是转售),尚待查证。山中居民多称此楼为花旗楼。
 
1937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武汉行营在鸡公山南岗征用了8幢别墅,选中此楼作为蒋介石来山时的临时行辕,并就近修建防空洞。防空洞朝南的出口与花旗楼底层相通。此楼小而精致,上下两层,建筑面积216平方米。前临悬崖,后靠绝壁,蒋介石选住此楼,以防不测。花旗楼毁于“文革”后期,鸡公山风景区管理局成立后,为了尊重历史,发展旅游,于1985年在原址重建,当年10月竣工。只可惜当时没有原楼照片,未能原样重建。
 
2008年6月,河南省文物局拨款对花旗楼进行维修,并作为武汉会战历史纪念馆重新进行布展。整个展馆是由会客厅、军事会议厅和防空洞三个展区组成。
 
在会客厅,花旗楼介绍展板上的老照片是我们的文物工作者征集到的花旗楼原貌照片。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吴礼忠先生所拍摄的,当时是作为奶牛场用房。可以看出是一幢很别致的两层欧式建筑。照片上的人物是吴礼忠先生的叔叔吴炳柱夫妇。
 
正面便是伪装的防空洞入口。原来是什么样子,我们不得而知。据说,南岳衡山蒋介石行营也与防空洞相连,洞口巧妙地利用穿衣柜遮挡,开门即进洞。
 
楼上是复原展示的军事会议厅。据原鸡公山管理局局长房向离1948年著《现阶段鸡公山》记载,1938年,蒋介石“驻节南岗,主持中原会议”,“指挥师旅,以与敌寇周旋”。为了凭吊历史,复原了中原会议会场场景。并详细地介绍了武汉会战中日双方的军事部署、作战序列和主要将领。展柜内所展示的是文物工作者所收集的武汉会战期间与鸡公山有关的史料、回忆文章和目击蒋介石夫妇上山的证言材料,弥足珍贵。
 
这张照片中这位慈祥的老奶奶就是目击者之一的岳燕庆,她一天中两次看见蒋介石夫妇。下边这张照片中,就是和他的丈夫吴炳良在北街私宅前的合影。
 
上面的这张照片是吴炳柱和吴礼忠叔侄在花旗楼前的合影,仔细看,可以看到他们身后的奶牛。说到岳燕庆,还有一点小故事。岳燕庆是许昌人,会点拳脚功夫,在许昌时一直为传教士做佣人。传教士回国时想带她一起去,她不同意,但因习惯了做佣人的生活。于是传教士介绍她给他在鸡公山的同事。就这样,她来到鸡公山,还和吴炳良相识并结婚。他们育有三子四女,吴礼忠是她最小的儿子,1938年出生在鸡公山,现居河南新乡。二女儿吴秀莲现定居美国。
 
防空洞建成于1937年秋,总面积148平方米,洞长63米,钢筋混凝土结构,洞分两层,外层有走廊、天窗、前后门,内层有指挥所。正门进口处有一机关暗道,防止敌人突袭。指挥所右侧墙壁上有个小洞口,是紧急情况下的逃生之所,这大概是吸取西安事变的教训。据亲自参与修建防空洞的柳德华回忆,朝南的门有暗道直通东南方的别墅楼下,洞体外观为林荫掩蔽,原来还有绿色防护网,从外观看,活象自然山丘。
 
防空洞武汉会战图片展分为序幕、鏖战华中、民族脊梁、全民抗战、国际援助和武汉陷落等六个部分组成。其中“鏖战华中”部分又分为武汉空战、海军御敌、长江抗战、大别山抗战。与其他反映武汉抗战图片资料不同的是,专门突出了艰苦卓绝的大别山抗战历史过程。整个图片展目的在于充分反映国共合作精神和中国共产党在武汉会战中所做出的历史贡献。
 
首先,是武汉会战中最著名的战役——万家岭大捷的战斗场景。大家也许不知道,万家岭大捷,是抗战以来首次全歼日本师团的一次阻击战,极大的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日斗志。叶挺将军盛赞道:“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鏖战华中部分为武汉空战和海战图片展区,左手为长江抗战和大别山抗战图片区。这里面有一部分图片为侵华日军所拍,少数图片为国民党党史馆所提供。
 
熟悉武汉会战历史的朋友,对空战、海战和长江抗战耳熟能详,对大别山抗战却知之甚少。这几张照片就是反映信阳固始富金山、新县沙窝、商城峡口阻击战、潢川、罗山、信阳、鸡公山抗战的情况。尤其是1938年9月,由71军军长宋希濂指挥的富金山抗战,打得十分惨烈和有声有色,击毙日军4506人,蒋介石通电全军褒奖,宋希濂因此荣获华冑荣誉奖章。期间宋美龄女士还亲往富金山前线抚慰英勇作战的官兵。宋希濂在其回忆文章《富沙抗战》说“富沙歼敌,恨未能使匹马不回耳”,尤见其战况之惨烈,战果之辉煌。
 
著名爱国将军、第27军团军团长张自忠于1938年9月奉命率部坚守潢川,以掩护主力胡宗南部在信阳集结。以毫不动摇的决心沉着应战,予疯狂扑来的日军以重大打击。因坚守潢川有功,蒋介石特批第27军团扩编为第33集团军,张自忠晋升为总司令。
 
1938年10月,在信阳守军告急之际,武汉卫戍部队总司令罗卓英临危受命增组第5战区第5军团,驰援信阳。结果在柳林车站受到日军炮击阻截。6日,罗卓英被抬上鸡公山,指挥胡宗南作战,指挥部同样设在南岗花旗楼。12日信阳城失守,17日罗卓英调回武汉,由第15军团军团长万耀煌代理其职,不久由李宗仁直接指挥。这里有一个小插曲,由于胡宗南自命为蒋介石嫡系,违抗李宗仁“自信阳南撤,据守桐柏山、平靖关,以掩护鄂东大军向西撤退”的命令,擅自将其全军7个师向西移动,退保南阳,以致平汉路正面门户洞开,影响了第五战区部队的转移,李宗仁在花园以西的陈店差点成为日军的翁中之鳖。这张照片反映信阳守军抗击日军的情形。武汉会战期间,信阳守军打得也是可圈可点。
 
拐角区域是民族脊梁部分。中国共产党在武汉会战期间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毛泽东《论持久战》在武汉出版后,其持久抗战思想被白崇禧总结为“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为蒋介石所肯定,并通令全国作为抗战的指导思想。中共中央长江局、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在宣传抗日,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积极动员组织全民抗战,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1938年初,卢汉将军的滇军60军第184师驻扎鸡公山期间,叶剑英和罗炳辉将军曾上鸡公山看望师长张冲及其官兵。
 
新四军在武汉组建后,由叶挺将军出任军长、项英为副军长。新四军第四支队是唯一一支被列入武汉会战战斗序列的共产党参战部队。第四支队司令员为高敬亭,惜被叶挺所错杀。
 
为了培养国共两党所需要的党政抗战干部,董必武先后在武汉、应城和鸡公山等地开办训练班。鸡公山训练班是以“豫南民运专员办事处”的名义在鸡公山下铁路林场创办,武汉大学教授兼平汉铁路农林总场场长李相符,以豫南民运专员的身份主持训练班,地点就设在平汉铁路子弟小学,这幢近百年的老建筑主体依然完好,现在山下铁路小学院内。
 
进入防空洞指挥所,两侧的通道分别为全民抗战和国际援助、武汉陷落部分。
 
中共中央召开六届六中全会期间,毛泽东致蒋介石的亲笔信,高度评价了国民党、蒋介石在武汉会战期间所采取的积极态度。此时武汉会战已近尾声,抗日战争将进入相持阶段,如何防止统一战线内部分裂,防止国民党妥协投降成为能否坚持抗战的关键。为了鼓励蒋介石领导抗战的决心,毛泽东特别让周恩来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中途飞赴武汉,递交这封信,并面呈中国共产党最新的抗日主张。这封信有力说明,在阶级利益、政党利益和民族利益面前,中国共产党是将民族大业放在首位的,为了救亡,真心实意拥护国民党和蒋介石抗战到底。
 
国共两党在政治、军事、经济、外交诸方面的密切合作,史学界一直将武汉抗战时期称为国共两党第二次全面合作的黄金时期。在当前海峡两岸形势下,民族大义再次跨越鸿沟,台海终于结束敌对局面,国共两党再次携起手来共同发展经济,造福两岸中华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