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别墅大观 >>

到鸡公山看老别墅(一)——李立生的牯岭梦·发现鸡公山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22-03-15  浏览 707 次

北岗别墅群旧影



早在19世纪末,英国传教士李德立慕名来到庐山,他并非是为了传教,同样也不是来观光,吸引他的是位于庐山牯牛岭东谷一带的清凉之地,他为这片即将为他带来财富的山地取名为“Culing”,英国人特有的商业敏感,使他在九江和武汉的酷暑中看到了商机。这就是“牯岭”。也许是受了李德立的启发,15年后的鸡公山也迎来了一位美国传教士李立生。


发现鸡公山


门外森森万绿萦,


长林短榻自纵横。


游人莫话哥仑布,


且认开山李立生。


                  ——刘景向


                   《鸡公山竹枝词》



穿长袍的李立生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夏,京汉铁路孝感至信阳段的修成通车,实现了美国基督教信义会传教士李立生(Daniel Nelson)和施道格(Knut Sorensen Stokke)想探访鸡公山的计划。


这一年的10月21日,李立生和施道格迫不及待地从信阳出发了,开始了他们的发现之旅。因为,他们对鸡公山一无所知。大概是李立生从《信阳州志》或是当地人了解到州南奇石鸡头石,动了探奇的念头。于是,便邀约在汝宁府传教的好友施道格一同前往。



施道格


1890年11月30日,李立生携妻子和四个孩子来到上海。而后,逆江而上到了汉口,不久又搬到武昌,在那里开始学习汉语。1892年5月考察樊城、襄阳、老河口、太平店,当年6月10日返回汉口。1897年,到信阳和桐柏考察,结果令人满意。

1902年夏秋之际,火车通到信阳。刚刚经过一个炽热夏天的李立生,产生了寻找避暑之地的念头。他路过武胜关并向信阳进发时,对古驿道东侧群山中,突兀而立的奇峰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勾起对奇峰所在的奇特山峦的好奇。立足甫定,便向当地人打听,或是查阅了《信阳州志》,得知其山名鸡公山,峰为鸡头石。现时有了火车之便,于是,他写信与在汝宁府传教的施道格商量,决定一起赴鸡公山踏勘。“他们的目的是想找一个像牯岭一样的山沟,接近山顶,适合避暑居住”。



“第一次去鸡公山可以说是一次历险”,“上山没有像样的路,只有羊肠小径”。他们沿着西侧的羊肠小径攀援,山势并非想象中的那么险峻,愈往上行,愈加平缓。途经一处早已废弃的山寨,当地人称牛耳寨,寨门犹存。最初的路线是沿着北侧的山沟向北,直到后来432号别墅附近的山顶停了下来,那是北岗的至高点,在那里他们观察到整座山的地形。

这次的考察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结果是令人满意的,山沟的地形和庐山牯岭很相似,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后来的信义教堂处发现了农舍,便断定有水源。但他们并不清楚山中的气温是否适宜避暑,于是,便约定了下一次的暑期探访。



经过八个月的漫长等待,1903年8月4日(星期二)是一个雨过天晴的好日子。这一次的远征,李立生和施道格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备足两天的干粮、水,以及温度计、药品和露宿的物品。当时,山下用于京汉铁路供水的拦水坝正在修筑,用于拦沙石的铁轨架上清楚地注明“汉阳铁厂1900、1903”的字样。由于大量使用了水泥(洋灰)浇铸,当地人称之为“洋堰”。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们爬山的效率要高得多。用了半天的时间,他们仔细查看了南岗的地形,一边交流着各自的感受。顺着一条山沟,找到一间简陋的小屋。大概是山民樵采时,临时落脚的地方,谁能想到日后会成为商业沟(Business Valley)最热闹的俱乐部(即Polo、菠萝馆)。

第二天清晨,他们惊喜地发现,温度计的刻度为华氏76°(不足摄氏25°),比信阳同一时间的温度要低很多。这恐怕是鸡公山历史上首次的温度测量。这一发现,使他们欣喜若狂。紧接着,他们费好大的工夫爬上鸡公头,为他们的伟大发现而祈祷,面向遥远的故乡,唱起了圣歌,这一切仿佛是上帝的安排。


站在鸡公头上,鸡公山的地形特征一览无余。北高南低,沟壑纵横,风生风息,云雾飘渺。这也许是山不高而气温低的缘故吧。西向鸟瞰,京汉铁路南北穿过,一派田园风光。再往南便是“地展屏垣分两界,天留锁钥壮中州”的武胜关。这便是明朝“前七子”领袖、信阳人何景明在“吾申古要害地也”的诗中所说的“山头僧住何年寨,山下人耕古战场”的情景吗?到信阳一年多,对于信阳名胜古迹,李立生应该早已耳熟能详了。只是这“僧”就要变成洋僧了。此时此刻,李立生完全陶醉于一种前所未有的占有的满足,浮想联翩。当天下午,在上次所看到的农舍处发现了山泉,也就是后来的宝剑泉。他们用双手掬起清洌的泉水品尝,甘甜的泉水立即荡涤了他们两天来的疲乏。返回时,他们热烈地讨论着下一步的计划。



鸡公山良好的地形条件,适宜的温度,加上充足的水源,令阅历丰富的李立生,立刻意识到其中所蕴藏的无限潜力。回到信阳后,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完成了购地。第三次上山是在当年的秋天,这一次是三个人,1902年来河南确山传教的马丁逊也被邀请加入,并开始在北沟试着建房。“李立生先生在1903年秋开始建房。起初用土坯建造简易小屋,但不能令人满意,在暴雨中两墙倒塌。李立生先生试验着烧砖,第一窑就在美文学校附近。他的房子于1904年竣工。其后,马丁逊先生采用他的经验,就近建了第二幢砖房。施道格怕鸡公山山势太低,但还是建了303号房,谨慎地在两个屋脊之间搭棚拉线,以防北风。一天,北风吹掉了在花园里拉了安全线的屋顶铁皮。”1925年出版的专供教会区使用的《鸡公山》手册记载了三位先驱最初建房的过程。1904年夏天,他们甚至把家搬到了鸡公山。最初上山是没有轿子的,他们“带来了柳条编的轿子,用绳子把轿子绑在抬轿的轿杆上”,孩子则绑在“后面的小柳条椅子上”。他们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直到房子建成。



下期讲解“购地风波”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