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别墅大观 >>

信阳鸡公山近代建筑群(下):“国际村”沉淀历史风云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17-06-14  浏览 444 次

  在百年的柔软时光中,鸡公山老别墅和中国的近现代史,紧紧捆绑在了一起。老别墅是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缩影,反映了从洋务运动到军阀混战、从北伐战争到抗日战争、从解放战争到建国初期的历史风云。这也构成了多元化、国际性的鸡公山老别墅文化。

  ●颐庐风云

  鸡公山别墅群,每一幢都笼罩着神秘的色彩,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1924年秋,直奉两系军阀再爆战争。同年12月6日,流落到鸡公山的吴佩孚,就住在靳云鹗的颐庐。

  鸡公山地处中国九大名关之一的武胜关关口,被称为 “青分豫楚,襟扼三江”。千百年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吴佩孚的部下靳云鹗,长期驻防于信阳一带,扼豫鄂咽喉。吴佩孚上鸡公山后,鸡公山又变成全国注目的一个地方。

  盘踞洛阳时,吴佩孚处于人生的巅峰,他所控制的直系势力影响着大半个中国。1924年9月8日,吴佩孚成为首个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

  然而几个月后,吴佩孚就兵败如山倒。

  那时的吴佩孚,面对纷乱的战局,心情十分沮丧,他无心欣赏鸡公山的红叶和享受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他在为时局担心。如果仔细倾听,仿佛还依稀听得到吴佩孚的慷慨悲歌。

  1924年年底,奉系的胡景翼占领了信阳,俘虏了吴佩孚的残部4万多人,同时通知吴佩孚离开鸡公山。

  吴佩孚走后,靳云鹗退守豫鄂边境。此后,颐庐萧条一段时间后,又热闹起来。

  1931年,张学良在北京创办东北中学,专收东北流亡青年就学。1935年秋迁往鸡公山,校址就设在颐庐及附近别墅。1937年秋,东北中学迁往湖南桃花坪后,颐庐又变得冷清起来。

  1949年6月,四野南下工作团第一分团四个大队下辖1600余人,从北京开赴鸡公山进行一个半月的训练,指挥部就设在颐庐。

  ●蒋介石行营

  建于1918年的花旗楼,是英国商人柏尔恩的私宅,后来卖给了汉口美国花旗银行,因此得名。

  建别墅时,柏尔恩怎么也没有想到,20年后,花旗楼会和震惊世界的武汉会战联系在一起。

  面对日军的步步紧逼,1937年11月,国民党政府决定撤离南京迁都重庆,但国民政府机关大部和军事统帅部却在武汉。为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鸡公山南岗征用了8幢别墅,其中,花旗楼作为蒋介石的临时行营。在花旗楼下又修建了通往后山的防空洞指挥部,就是现在的“中正防空洞”。

  武汉保卫战前夕,蒋介石偕夫人宋美龄从武汉乘专列到鸡公山,就下榻在花旗楼。蒋介石在这里主持了著名的“中原会议”,部署武汉外围对日作战。

  花旗楼为一幢别致的两层欧式建筑,前临悬崖,后靠绝壁,周围古树参天。

  防空洞建成于1937年秋,钢筋混凝土结构,分两层,外层有走廊,内层有坚固的指挥部。正门进口处有一机关暗道,防止敌人突袭。防空洞里还设有逃生口,防空洞出口则隐藏在密林中。

  2008年6月,河南省文物局拨款对花旗楼进行维修,并作为武汉会战历史纪念馆重新进行布展。

  ●魂牵梦绕鸡公山

  为了解决豫鄂两省美国传教士子女的就学问题,1915年春,由豫鄂四个信义教会共同发起,建立了鸡公山美文学校。

  美文学校为三层哥特式建筑,平面呈“山”字形,两翼突出,中间的门廊砌筑成高耸的塔楼,既有韵律性,又给人以快乐、浪漫之感。

  美文学校采用八年制,毕业后直接回国上大学。学生们十分注重中国历史和地理的学习。

  但是,战争的到来,打破了鸡公山的宁静。

  1926年6月,国民革命北伐军很快攻占了武汉和鸡公山,美文学校暂时转移到汉口原俄租界内。

  美文学校从1911年建校至1952年解散的41年间,由于动乱多次迁址,但无论迁到哪里,都始终使用“鸡公山美文学校”这个名称。

  据悉,在美国北部的明尼苏达州生活着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是鸡公山美文学校校友。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他们,对于遥远的鸡公山,常常魂牵梦绕。

  鸡公山美文学校在香港解散后,档案全部捐献给耶鲁大学图书馆。校友马霞乐回忆,该校学生最少时仅6人,最多时100多人。在鸡公山办校25年中,培养学生逾千人,现在能记起姓名的就有378人。

  马鼎森的父亲马天生,就是美文学校的首批学生。12岁时,马鼎森随父母在鸡公山度过一个难忘的暑假。后来,马鼎森在明尼苏达大学任教,曾多次返回鸡公山。

  2001年,他和姐姐成立了中美服务促进会,为鸡公山美文学校校友及其后代访问鸡公山搭建了一座友谊的桥梁。

  ●遗存 遗憾

  1938年,鸡公山被日军占领。抗战胜利后,山上这些建筑已是满目疮痍,破坏严重。

  新中国成立后,被占用的别墅群,至今保存尚好。有一些却因年久失修,后来就废弃了。

  上世纪50年代初,美龄舞厅曾为湖北疗养院、“五七”疗养院所用。1982年重新修复后,于1985年作为景点对外开放。

  坐落在月湖东畔的那幢德国别墅,含地下室两层,红瓦覆顶。当初,这是由德国最时美洋行驻汉口合股皮货生意人所建,现在,这里成了鸡公山管理区地税分局办公的地方。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鸡公山老别墅遭到人为毁坏较为严重。剩下的,也风雨凋零,近乎无人问津。

  1981年,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批示,要求中央成立联合调查组解决鸡公山问题,并成立鸡公山风景区管理局。随后5年内,国家累计拨款311万元,其中60%用于对鸡公山老别墅的修缮。

  据悉,早在1994年,国家文物局要求鸡公山近代建筑群申报第四批“国保”单位。遗憾的是,有关单位以“申报后婆婆太多”为由拒绝。2006年,鸡公山近代建筑群成为“省保”单位。

  但是,伴随着景区的开发热潮,鸡公山老别墅命运堪忧,而新别墅却层出不穷。2007年,北京某公司接手鸡公山景区,两年拆除10余幢老别墅。

  2009年8月,时任河南省委书记的徐光春到鸡公山调研时,高度评价了鸡公山近代建筑群的文物价值,认为它们是“百年避暑胜地,千年历史遗存,万国文化荟萃”。要求不得擅动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从此,才彻底改变了鸡公山老别墅保护的困境。

  今年5月初,鸡公山遗存的119处近代建筑及其构筑物入选第七批“国保”,但可供参观的,仅有马歇尔楼、美龄舞厅、花旗楼等几幢老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