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文史专栏 >>

《鸡山漫兴》与“伏仓居士”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21-11-20  浏览 23 次

数年前,我们还不知道《鸡山漫兴》这本书的存在。相对于鸡公山110多年的开发史,当时我们能看到并被收藏到的1921年5月,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杭县(今杭州)徐珂(字 仲可)著《鸡公山指南》,感觉已经够早的了。并且这期间还有一本被文字记录的彭质均著《鸡公山指南》一书,只可惜到目前为止,也没能看到该书的电子版或影印本,也不了解该书具体出版时间,甚至没有一丝半点的蛛丝马迹可去搜寻。



记得是2018年7月间的某一天,信阳文史爱好者程思明发给我一本书的电子版,即《鸡山漫兴》。该电子版50页,是一本完整的书稿,每页中间都有一“文”字的水印,具体是哪个机构尚不清楚。后来,旧书网上又出现了以美国哈佛大学汉和图书馆珍藏本为底本的复印书出售。通过比对可知,带“文”字水印机构的那本《鸡山漫兴》,也是来源于哈佛这本,只是被抹去印鉴作为自己的版权了。我们应该庆幸该书最少还有一册善本存世,幸甚至哉。

通过美国哈佛图书馆官网查询可知,该书名:雞山漫興;作者:伏蒼居士;出版时间:民國六年(1917年);书页:25×29厘米。

这本书署名作者“古鲁伏仓居士”。从“古鲁”可知,作者是山东人。“伏仓居士”又是谁呢?无从查知。我们只有透过书中的文字,对“伏仓居士”稍做了解。



“民国六年秋八月,余奉上宪命,于役于鸡公山。命下之日,大雨滂沱,五昼夜河水泛滥,冲毁铁路。开霁后,越一日,始克成行。由白沙过渡,继又自小李庄移车。路轨倾欹,桥梁滑澾,倍極危险。到漯河又复停车,凡上下十次方抵新店……由山头再行三里至公所地点。”



“余以菲材,谬膺检查职务。履尾批鳞,时虞陨越,惟殚我心力,以期委任。至一身之荣辱、吉凶,所弗计也。”




“我于丁巳秋八月,衔命而来申。”



“丁巳之秋,余于役鸡公山。历四阅月之久。”


《鸡山漫兴》一书开端既有“古鲁伏仓居士未定草”,或为谦虚,或为真的“未定”之稿本。《鸡山漫兴》一书也不像1921年的《鸡公山指南》那样详细地介绍鸡公山的景致,如导游手册一般。《鸡山漫兴》更多的是“伏仓居士”工作之余的“游”、“兴”之作,包括“记”和“诗歌”题材。



冒雨登山去,涛声助雨声。

巨雷千壑应,番寺孤钟鸣。

鹿梦隍中幻,鸡联海外盟。

频年劳嫁线,回首不胜情。


山陟鸡公日,胸襟涤荡开。

野花随路放,怪石扑人来。

泉自峰头挂,云从脚底回。

会当凌绝顶,仙境许追陪。




欲攀绝顶趁朝晖,安步当车力尚微;

径草垂珠和露浥,山泉挂壁挟云飞。

上书贾谊心何壮,投笔班生願久违;

匏系一官直嚼蜡,西郊又见稻秫肥。





《鸡山漫兴》中的一些诗歌,也透漏了伏仓居士的工作状态。如《山居早寒歌》中:


“忆我此地初莅临,溽暑炎熇不可禁。解衣滂礴汗雨淋,凌风欲到阆风岑。……吁嗟岁月去骎骎,暑往寒来感昔今。西邻责言偿匪谌,觧纷空抱鲁连心。主客异势力难任,楚氛甚恶成商参。兀坐寒皋如冻禽,垂翅敛翼感萧森……”




如《山中大雪》中:


“玉龙酣斗天公戏,腾六前驱兼巽二;纷纷鳞甲散长空,万壑千岩失苍翠。客从孟秋来鸡公,履霜倏又坚冰至;口辩如何舌翻澜,彼族难移重迁志……起视山居众侨民,负笈襁子纷纷避。果然天道恶骄横,特示严威驱魑魅。”


透过《鸡山漫兴》书中的这些零零散散的记载,我们可知,伏仓居士是1917年8月(使用民国纪年,一般都是阳历)上山,在“鸡公山公所”做“检查”工作。时间约四个月,当年的冬天便离开鸡公山了。1935年留下的一张《鸡公山全图》中,我们可以看到“鸡公山管理局”(管理局2,或管理局登记所3)离“鸡公头”(1)正如书中所述的“由山头再行三里至公所地点。”




1936年齐光《鸡公山指南》中的“鸡公山管理局与鸡公头”照片


1917年,鸡公山发生了一件大事。2020年的鸡公山万国文化年会上,我的发言《一枚实寄封背后的国内国际风云》文中已有介绍。(该文收录在2021年《鸡公山文化》秋季刊)


1917年8月14日,北洋政府对德奥宣战。“为尽力防范国境,以免侨居之敌人活动起见,我国政府定有检查邮件之举。”


1917年9月16日,北洋政府外交部收到河南督军赵倜、省长田文烈报送的河南省9月11日拟定的《咨送鄂豫鸡公山临时检查所简章事》:“为咨送事,豫省前因鸡公山德侨甚众,特于该处设立临时检查所兼检查邮电……”由该咨文可知,成立鸡公山临时检查所的时间是1917年8月27日。


1917年12月24日,河南督军、省长致外交部《鸡公山德侨全数赴汉事》称:“前因鸡公山德侨为数甚众,本年八月间于该山设立临时检查所兼检查邮电……本月十一日,据该所所长曹慕时电称,该山德侨已于十日以前,全数离山赴汉。职所遵于十一日裁撤……”事实上,在该咨文前,1917年12月19日,外交部就收到了河南特派员12月17日的《鸡公山临时检查所事竣裁撤由》呈文。


敌侨都回汉口了,为检查敌侨而设立的临时检查所当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这也正是“伏仓居士”离开鸡公山的时间。



文丨杨峰


编辑丨孙啸林


审核丨刘捷 姬晨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