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教育 >>

鸡公山景区抗战文化线路——北岗别墅群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21-05-08  浏览 616 次

        路线:新山门(鸡公山概况)—报晓峰—武汉会战历史纪念馆—抗战救亡将士纪念碑—北岗别墅群


现在我们来到的地方是鸡公山北岗,将要参观的是北岗别墅群。鸡公山山岭从地形上大致可分为北岗和南岗两大部分,在清末和民国时期,根据管理的需要,鸡公山又被划分为教会区、避暑官地、河南森林地、湖北森林地四个部分。北岗别墅区位于教会区。

   说到教会区,还要追溯到上世纪初。1902年,卢汉铁路(北京郊区芦沟桥到汉口)汉口至信阳段通车,火车通车的当年,美国基督教信义会传教士丹尼尔·李立生(Daniel Nelson)等人相约沿铁路考察游玩,登上鸡公山,发现此山景色秀美,凉爽怡人,实为避暑的理想之地,继而有在此买地建房和传教之意。1903年,李立生出银一百五十六两,买得随田山场一处,次年7月,美国传教士索伦森·施道格(Sorensen Stokke)出银五百六十二两,也购买了一片山岭。随后,李立生、施道格等人便在购置的土地上施工建房。没有多久,汉口、上海、广州、天津、青岛等地的美、英、法、德、挪威、丹麦、日本、俄罗斯等20多国传教士、外交官、富商巨贾蜂涌而至,甚至连设在汉口的英国汇丰银行、华昌银行,法国永兴银行、宝正洋行,丹麦幸福洋行,日本三菱洋行、大全洋行、正金银行,俄国商行等也闻风而来,购地建房,两年内即建起各式楼宇27幢,寓居外侨六七十人。1925年,鸡公山有外国传教士及家属722人。至1935年,在鸡公山常住和避暑的外国人已达2201人,建造起中西各式别墅500余幢。“桃源真有新天地,十里风飘九国旗”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鸡公山别墅群落形成于1904年---1938年间。新中国成立后调查,仅存212幢和一些清晰可辨的遗址。2007年,经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现存近代建筑119处,其中别墅房屋109处,门、亭、防空洞等构筑物10处。

   鸡公山别墅群有“世界建筑博览”之称。登高四望,在万绿丛中、奇山险峰之间、秀水明池之畔,点缀着数以百计的中外别墅,象一颗颗璀璨的明珠缀满山峦。这些千姿百态、风格殊异的别墅,依山顺势,与清泉翠林交相辉映,构成一幅幅空间辽阔,绝妙无比的优美画景,宛如神话中的仙山琼阁。错落有致的建筑群具有浓厚的异国情调,与大自然的美融为一体,可谓清凉世界,别墅奇观。

营建别墅所需木料,多购自汉口木行,石料就地凿取,砖瓦亦大多为当地烧制。工匠来自信阳、应山、孝感、汉口等地。幢幢别墅,都凝结着中国建筑工人的心血,表现了他们的聪明智慧和高超技艺。凭借着他们奇妙的构思和丰富想象,砌石垒墙,围栏拱栋,随缘造化,巧手生华,除姊妹楼相似外,依山势不同的几百幢别墅各具形态。按照地理位置,别墅可分为南岗、北岗、中心区和避暑山庄四个群落。其中,北岗别墅区是西方建筑最为集中的地区。

   说到这里,大家不禁要问,外国人在这里建房难道不受限制吗?外国人和中国人在鸡公山是如何相处的?

先说前一个问题,在中国近代历史上,随着鸦片战争等一系列中外战争的发生,中国的国门被打开,西方人在中国通商口岸经商、定居,在内地传教、旅游都已渐成常态,然而,根据中外有关协约规定,外国人除了教堂公产需要外,是不能在内地随意购买土地和建筑房屋的。西方人在鸡公山购地建房的行为显然违背了有关协约规定,理所当然地遭到中国人民的反对,实际上,李立生等人为贪重价,还把购置的土地转售,这是鸡公山在清末发生西方人购地建屋纠纷的直接原因。湖广总督张之洞在任期间,督令有关方面解决这一问题,行令江汉关道照会各国领事设法禁阻,同时咨明外务部查照在案。有关渎职官员被撤职查办。经过与各国领事的艰难磋商谈判,1908年1月4日,中外达成《收回鸡公山地另议租屋避暑章程》。根据该章程,除教会公产三百四十七亩仍归教会公产执业外,将此之外的外国人所购基地及山上路一律收回,订为湖北、河南两省官地。允许租户在此收回地基内,盖造西式房屋租为每年避暑之所。已造、或立有合同欲造之房屋,由地方官给价购回,仍转租原租户居住。也就是说,除教会公产外,外国人只能以租的方式在此居住和避暑。

那么,外国人和中国人又是如何相处的呢?

上世纪初,著名词人刘景向在他所写的《鸡公山竹枝词》中给我们提供了若干真实记录。前面提到的“桃源真有新天地,十里风飘九国旗”就是刘景向《鸡公山竹枝词》中的句子,这句话既彰显了鸡公山国际山上都市的繁华,也道出了国人对国土任人践踏、主权受人摆布的不满。说到这里,大家会想起旧中国上海滩“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故事,鸡公山虽然不是殖民地,但殖民地色彩浓厚。鸡公山教会区有外国人组成的北沟协会负责管理教会区事务,中国人是不能随意出入教会区的。山上中外居民之间,虽然不乏友好交往,但冰火两重天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有这样一首词:“防疫惊惊似戒严,那容传染到深山,可怜抱病登临客,星夜匆匆被放还”。意思是某年夏天疫病流行,山上戒备很严,有病人上山的,西医查出后不顾病人安危,立即将之遣送下山,听说此事的人无不寒心。山上居民,除做点生意,出售农副产品、卖花、养奶牛谋生外以及充当建筑工外,以肩舆为生者不下数百人。

北岗别墅群让我们我们明白这样一些道理:

第一,既要尊重文化的多样性,也要坚持文化自信,大力发展民族文化。

   世界上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独特文化,尊重文化的多样性是世界文化繁荣的必然要求。中华文化是一种开放性的文化,中华文化在发展过程中,总是不断地与各种文化进行着交流交融,汲取着营养。但是,中华文化数千年绵延不绝、繁荣发展的历史也证明,只有坚持文化自信,发展本民族文化,才是中华民族赖以存在发展的根本。

第二,没有主权平等和国家强盛就没有国家尊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近代中国,积贫积弱,一系列条约的签订和通商口岸的开放基本上都是协商表面掩盖下的不平等和强迫行为。近代以来,尽管世界的大势是全球化和开放交流,但国家是有主权的,国际交流是要以平等为前提的。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别墅群,既是中外文化交流的成果,也是外来文化入侵的明证。它告诉我们,只有国家强盛,列强才不会将自己的文化强加于我们;只有主权平等,世界各国人民才有文化的选择权,世界文化才能繁荣,才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