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景区动态 >>

《初冬晴雪》 ——鸡公山庚子第一场雪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20-11-25  浏览 248 次



《初冬晴雪》

——鸡公山庚子第一场雪


俗谚云:“小雪大雪,必定下雪”。

这不,2020庚子“小雪”正日那天,鸡公山避暑山庄就下起“冷子”了。

按一般年份,小雪节之间很少见雪的。尤其是碰到暖冬天气,那雪就更难得一见。

农家历对我们信阳,时令是很准的,所以,老人们根据农时来安排播种,基本上错不了。

今年入冬前几天,天气还暖洋洋的,到处风和日丽,呈现出“十月小阳春”的景象。

但是,天气说变就变,孙猴子的脸一样。

一场冬雨,刚刚把大地洗过,将树叶催红,也把那干涸的菜畦浇灌的湿润润的。

之后,老天又开脸放晴,红艳艳的太阳显得是那么的温情。小鸟唱着歌,河水泛着波……静静的夜晚,一轮弦月挂在蓝空,冬天的夜虽说无比寒冷,但还是那样梦幻般的迷人。



鸡公山初雪


但是,一夜之间,天就再次阴沉了下来,这次可是来真的。

天气急骤降温,穿着羊毛衫后背还是冰凉的。无奈,我将从广州带着的过冬装备全用上,才勉强抵挡住外面的风寒。

“小雪”那天去避暑山,戴着口罩和手套,但十个手指还是冻得有些伸不直,冷子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也是,气象专家都说过,深山区,山坡每升高100米,温度就会低一度。所以,山上山下,有时还真的不一样,山上的人更抗寒一些。

不想,“小雪”节的第二天,上午依然下着小雨,天气异常寒冷。我打开微信,看见朋友圈吴涛晒出的几张照片,哈,山上都结冰凌了,冰凌滴溜在树叶及枯草上。刚刚还替别人“担忧”,不想到了下午,山下也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花。










●●●


雪花斜斜的,随风飘进我的小院。静静的落在南瓜藤宽大的叶子上,落在栀子花树的枝干上……

雪下了很有一阵子,似乎愈下愈大。107国道上很少有人行走,连车辆也减少了许多。

我家前院园圃里,门两边有两棵棕榈树,也落满了雪花,雪花聚在叶掌中间,用手一抓,就抓起一大把。

奇怪的很,雪下的大,公路边还有几只鸽子在那里觅食,几只小流浪狗也还在路上穿行。只有人,大人小孩,都纷纷躲进了温暖的屋里。

冬天来临之前,山下人家,家家户户都备好了冬柴,一垛垛的,劈好,整齐的码放在屋檐或闲置角落里。

以前的冬天,家家户户都烧火垅,烧树兜子取暖。有时弄得满屋是烟,墙壁熏得黑漆漆的。

现在进步了,家家基本都是新楼房,墙壁都粉的雪白,多数还贴有瓷片。为了冬天取暖烧火不影响室内环境。现在都准备了一个铁炉子,一个长长的铁烟囱从窗户通出到外面。这样即可烧火取暖,屋里又不被烟火熏染。

这场雪下的足足有两三个小时,院子的地面都几乎覆盖了一层白雪。






●●●


我特意去看了看我那棵墙角的腊梅花。树枝上似乎有了花蕾的萌动,有了芽泡。腊梅是要等到农历腊月前后才始开的,天越冷,雪越大,她就越开的起劲。

我种腊梅花,是受到毛主席那首《卜算子·咏梅》和陆游的《卜算子·咏梅》诗的启发和感染的。因此,我之前家里总要栽一株腊梅花。

腊梅花,花朵是金黄色的,花瓣晶莹的像玻璃一样,一簇簇,一窜窜,有股淡淡的清香。

花开的旺时,尤其是大雪纷飞的时候,我就常常联想到“八七版”的《红楼梦》,宝玉踏雪去栊翠庵向妙玉独借梅花的画面,画面温馨而又浪漫。只是宝玉借的是红梅。

这多年的冬天,都是在广州过的,老家的梅花正开时,我却欣赏不到她的花姿,也闻不到她的幽香,留在枝头空寂寞了。主人似乎也有点辜负于她了!

梅花高洁孤傲,所以它就选择在冬天开放。扬州的郑板桥就爱种梅花。后来花卉学家说,我们信阳的黄梅也是属于梅科,但还不同于江南的梅花。

梅花在冬季开放,所以又称“香雪”。

所以,江南的梅花时,一片红,一片白,真正的一个“香雪海”。






我想啊,我们鸡公山也可辟一个腊梅园,遍种我们的腊梅花,成为我们鸡公山的“梅园”,成为我们鸡公山冬天的“香雪海”。

我拉在门帘,打开房门,站在院内,看着满院的雪,看着那棵雪中的梅花树,口中喃喃道:


《卜算子·咏梅》

庚子小雪日,

飞雪应时至。

纷纷扬扬潇洒姿,

天地一琼池。


独梅临墙依,

叶落化土泥。

雾雨霜雪朔风洌,

含苞欲芳菲。


风又大了,我打了一个寒颤,才从那棵梅花树下回到屋内。





——2020.11.24

庚子十月初十

于鸡公山新店樵斋

摄影/聂品 查纯涛 李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