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文史专栏 >>

鸡公山的屈辱和愤怒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17-06-10  浏览 664 次


     信阳名胜鸡公山,古时山上人烟稀少。明朝,始有袁、王、宋三姓人家,结庐居住,樵采度日。后来由于山下连年灾荒,战事频繁,民不聊生,才逐渐有难民上山。鸡公山后被当地地主霸占。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地处中原的鸡公山也打上了这个历史的烙印。美国耶稣教牧师李立生1901年来信阳设堂传教。

  

  平汉铁路通车后,李立生买通信阳知州,于1903年9月15日用156两白银购买地主叶接三随田山场一处,长约3里,宽约2里。在信阳知州曹毓龄手下报税建房4幢。1904年7月,施道格用562两白银购买信阳人张君仁等3家公有山场一处,方圆5里,内有水田0.7公顷。在信阳知州徐佐尧手下报税建房2幢。随之,施道格又购买吴家的0.7公顷山田。远在郾城的美国传教士饶裕泰也前来购买熊家山场四五亩。前两次他们尚能向信阳州府打个招呼,报个税。后来,他们干脆把中国政府撇在一边,私下议价立约,购地建房。

  

  李立生、施道格占据鸡公山后,得意洋洋地给汉口的美国领事馆写了喜报,领事阅后亲临鸡公山游览,并写文章在西方报纸上发表,大肆宣扬鸡公山山径深幽,泉水甘美,气候清爽,适宜避暑。又说该山府临新店车站(现鸡公山车站),扼武胜关之背,地势极其重要等。经过他们的鼓吹,又有一些外国人纷纷前来查看。李立生等将已占有的山场、建筑物分段高价卖给外地洋商和传教士。这样一来,在武汉、上海等地的美、英、法等二十几个国家的传教士、商人,以及设在武汉的英国穗丰银行、华昌银行、法国永兴银行等,蜂拥而来,在鸡公山上购山租地,盖别墅、修教堂。他们还规定教会不准华人行走,外国人居留鸡公山境内不准查户口。把鸡公山变成了他们的“公共租界”.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行为,遭到了信阳人民强烈反对,他们纷纷提出抗议,并向当地政府提出责问。在人民的压力下,湖广总督张之洞将此事上奏朝廷。清廷责成湖北、河南两省的督抚出面交涉。

  

  鸡公山地权交涉案,清政府前后周折了两年,到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才拟定了《鸡公山租屋避暑章程十条》。这个章程规定:凡外国人所买的山地,不管已经报税还是未报税,一概由中国方面出价赎回;然后在原教会地之外,划出61.5公顷作为外国人避暑官地,已建筑的房屋则由中国方面估价赎回再租给外国人避暑。今后外国人在山上新建的房屋,也由中国给价收回再行出租。清政府尽管软弱,但在信阳人民群众舆论的压力下,还是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和领土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