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文史专栏 >>

云中思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17-09-18  浏览 481 次

云从头顶游过。

蓝的天空穿梭着透明的风和光。

起风了,满山摇动的绿,恍若植物惊喜的欢呼。你躺在绿中,忘记了日月轮转的辛苦。原来,在山中,你看到城市中诸多的放不下、诸多偏离了灵魂的追逐,在风吹过后,变得那么轻,轻得托不住一滴露珠。让悲剧都化作尘埃掩埋昨日吧,今日我又新来,恳求绿收留我在山林的召唤里。很久,没听到过风的抒情了。山上,风掀动树木,大地的皮肤簌簌抖动,美呀,分离揭开绳索后,大地变成振翅欲飞的天鹅,我也跟着欢呼,接着我想到了母亲。

母亲,你睡在植物深处的样子那么美,虽然那是多刺的植物,但那是故乡的原野,所以,你让我爱它们。母亲哦,我在山中想你。今生做你的女儿,我感到多么幸运,如果离开人世能让你卸掉命运的沉重,你就躺在云上歇歇吧。母亲,我在孤独时想你,想念你在冰天雪地的寒冬生着的火炉,想念你用木炭炖的清香四溢的莲子汤。但是,母亲啊,我想你的日月,你再不能答应我的呼唤,难道您的灵魂找不到我了吗?你找不到我也好,免得你看见在人世受苦的女儿,又要担心落泪。母亲啊,你就远远的飞吧,哪里快乐,你就去哪里,女儿拽了您一生的衣襟,这次我松开了,不能再缠着您。

母亲,这山中的每一栋别墅都已年逾百年,都藏着一个家族的悲欢离合,交汇着地缘和血缘的传奇。他们让我想起了家。我们的老宅虽然还未扒掉,门上却已写了血红的拆字,因此我异常羡慕这些老别墅,能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上他们还活在山上,等待主人的儿女从不同的国度回来,寻找祖辈生活的气息和痕迹。其实,这里的别墅都会说话,会呼吸,会记忆。你瞧,它们的石头,回廊,每一个房间都盛满不同国家的人们的体温和生活内容,如今,它们像一个遍偿繁华的人猛然被抛弃在这里,穿着一身旧衣,睁着空洞的眼睛望着远处,熄灭了主人的灯盏,却渴望被再次点亮,朝你述说许许多多的往事。

妈妈,这些天,太阳每照亮一次窗外的黄花,搬家的主意就消失了。我是这么热爱太阳,热爱鲜活的生命。每晚当我被黑夜搬空之后,你就跟随一道光重新注满我。我热爱新的我,热爱小鸟轻扣窗棂,就像小时候淘气的我,总是敲响你面前的窗子,好让你多分一些爱给我。
妈妈,今夜我睡在山中,再次听见了小鸟的翅膀拍过对岸的水声,再次听见了呼呼的林涛声。醒来后,我问自己,为什么在山中我会无数次想起您,母亲?

作者:范江媛,笔名也亘,鸡公山万国文化研究会会员。作家、诗人、诗歌评论家,发表诗歌《遗憾》、《女人梦》、散文《四十眼泉》,小中篇《情敌的耳朵》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