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文史专栏 >>

行走在菊农的世界里—菊农散文印象记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17-09-18  浏览 299 次

菊农是谁?鸡公山风景区学校的教师詹丽也。一个景区的教师在不停地写散文,一个在景区不停写散文的教师。

读菊农的散文,让人轻易地想到梭罗的《瓦尔登湖》,一样的简洁,一样的华美;一样的朴素,一样的富丽。毫无疑问的写意山水,又油画一样的斑斓。

菊农很富有,她拥有一座举世闻名的鸡公山。鸡公山是避暑胜地,又号称“万国建筑博物馆”。到此一游,一住,是快乐的,但是,长年累月生活下来试试会咋样?如果耐不住寂寞,你就会“美丽得想跳崖”。菊农说,这鸡公山上几道崖她都知道,就是没想到“尝试一跳”。她成了贪恋这里一花一草的妩媚的妖精,下了山就想往回逃。

于是,菊农成了山的女儿,山的歌者。鸡公山等了她亿万年,她来了;来了,就没停止低吟浅唱。她蜘蛛织网一样,勤勤苦苦,用竹篾的花棚,亮出了自己的世界。

菊农的世界是独特的。山是一世界,学生一世界。

她爱着那座叫鸡公山的山。在她的眼里,鸡公山是她自己独具的宝藏。那座山——山上有万国建筑;美丽如烟的传奇传说像映山红开满沟沟壑壑;那所小学,那所自己的小学——墙上开满玫瑰花;那石,那树,那叶,那孤独的小径,那清幽的竹林,那满山的红叶,那高高的落羽杉;那鸟,那星空,那明月,那小儿——洗树叶澡、打树叶仗的小儿,那陪着小儿们的红红的炭火,那孩子的笑靥和泪花。那秋后野林里奇奇怪怪的“山里货”就更让人瞪大吃惊不小的眼睛。那瓜非倭瓜非冬瓜非瓠子非茄子,一嘟噜一嘟噜结在树上的是什么瓜?连这对山里夫妻也弄不懂,最后老公只好给起个名字:傻瓜,那是什么鸟?那“苗条清秀,黑色的,和翠鸟那么大,尾巴有点长,飞起的时候,脊背上展开一个洁白的叉,直叉到尾巴处”的鸟是什么鸟?最后只能无奈地给起个名字:野鸟。(《什么瓜》)。菊农笔下涂着浓重的特异色调,我们不知该叫它什么色,权且把那种色调,叫做“菊农色”吧。

菊农是一个容易幸福的人。《湖畔歌声》里的那群民工投入地唱着《映山红》,胡老师在自己生日里送的一瓶鱼子酱,清凉寺人家、鸡公山人家的竹林小径,小溪,溪流叮咚,菜地,木耳架子,柴垛,竹林深处的犬吠鸡鸣,牛圈,石头青瓦房,锄草的农人,喝杯“雨中下午茶”,都让她喜不自禁,纳入笔端,“幸福得如同一只吃饱了的鸽子”,有限的散步,咕咕咕地唱着。

菊农是一个爱心流溢的人。这份爱涓涓流淌,不只是润泽亲人,琮琮鸣响,她身边的人尤其是那些弱者都能用心灵倾听到这种特别的声音。退休的胡老师74岁了,45年里一个人独自照顾脑瘫的儿子,那份艰辛是可想而知的了。冬至日,菊农把热腾腾的饺子送过去。听说那个45岁的“孩子”用指头捻动称赞饺子好吃,菊农就和丈夫再次到山野挖地菜,包好饺子送过去。艰窘的带着没有母亲的内孙和失去了父亲的外孙开小饭馆的老退伍兵老胡,哑巴老樵夫的打柴生活,那份心酸的记录,读着无不让人喉头津液翻动。但是,菊农分明听到胡老师几十年的歌声和胡老兵夕阳下二胡的抽动声。读到这里,我总会想到,菊农一定是写着,感动着,流泪着。这是一个善良的女性独特的歌声,就像她笔下屡屡写到的那荠菜——地菜,深深的植根土壤,根根须须,只蓬勃在地下。那份善良的美德就来自于泥土,来自于民间,来自于民俗,来自于民风;来自于她的妈妈,妈妈的妈妈,妈妈的妈妈的妈妈……而绝不是那一页页哗啦啦哗啦啦翻动了几十年的教条的书本。

菊农的语言细腻而多情。“每天,胡老师都要洗许多尿布,冬天,他的手冻得通红,像提着十只红萝卜,他在水池里洗着,抖着,好像水很烫的样子。他的屋前屋后,扯满了绳子,晴天,飘着几十块尿布,花花绿绿的。傍晚,他收回一大抱尿布,把自己堆在尿布里。下雨天,他就给儿子烤尿布,一块一块的烤,烤出满屋子的尿骚味儿,那是陪伴他45年的味道,他早已习惯了。”(《父爱如山》)“夜里,飒飒的落叶,轻扣我的窗。山里,太寂静了,寂静得整夜里就剩下落叶的悉悉索索。月色在窗外很阔大,仿佛那些叶子,不能承受月色之轻,纷纷而落。悉悉索索的声音,满枕,我每翻一次身,就仿佛压碎了几片焦脆的叶子。深夜,又会有多少落叶铺展到梦境,让我在睡梦中,蹬着没膝的叶浪,欢笑着,一个人,走在没有悲苦的,金色的路上。”(《落叶》)“残叶铺就的曲径有时一如人心深处的心路:沧桑而不失凄美。孤独的心走过人生四季,迎来了人生之秋,心与身已疲惫不堪,目光一如倦怠的小鸟懒懒地落在自己身边的一草一木上;徒生一份亲近感,好像前世的缘定,今生的守候,此刻一切都在不言中了。”(《落叶的小路》)“记得小时候,冬天,乡村的夜晚一片寂静,偶尔有几声狗叫,把脚步声咬远。”(《母亲的布鞋》)。“我不想把自己的不快乐和痛苦带给别人,文字是具有情绪的,是有灵性的,是有手感的。”

每读一次菊农的散文,我都会被她的多情的文字像乡村时她院子里那条看家的小花狗一样,摇着尾巴,跟着咬着,送出老远。

菊农呆在山里,不时用她独特的眼光独特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另外一个独特的世界。

菊农的心里充满着欢乐的孤独,孤独的欢乐。寂寞的热闹,热闹的寂寞。就像胡老师守着沉重的生活一个人在鸡公山上,每年必看维也纳新年音乐盛会一样。

菊农是一个守信用的女子,上次我送她两本书,她就给我带了一个芬芳的山菊花枕头过来。这次说,明年酿一瓶果子酒送给我。我说,果子酒酿好了留着,我到山上喝,顺便到山上泡几天,看能不能泡出点灵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