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鸡公山 >>红色文化 >>

韩国爱国志士李宁斋啼笑鸡公山

来源:鸡公山风景区  发布时间:2017-06-14  浏览 336 次

鸡公山报晓峰顶有一处石刻“笑啼岩”,格外醒目。题刻人“李宁斋”,落款“民国廿三年谢福顺造工”,旁边还有两个小字“第二”。也就是说,1934年,一个叫李宁斋的人前来游山,题写了“笑啼岩第二李宁斋”,请山中石匠谢福顺刻在鸡公头上。李宁斋是谁?为什么要题刻“笑啼岩”,“笑啼岩”第一在哪里?


第一“笑啼岩”到底在哪里呢?鸡公山文史专家姜传高曾撰文说,“第一笑啼岩在何处,引起人们无限猜测和遐想。其一,据传金鸡原为天宫之物,专为玉皇大帝和神仙司晨。因此,自然在天宫;其二,在凡尘世间曾有第一笑啼岩,鸡公山石刻为第二笑啼岩。”其一当然是一种美好的假想,带有神话传说的色彩。其二的假设如果成立,那么第一“笑啼岩”又在何方呢?

据大江网江西日报报导:星子县秀峰石刻群有1932年韩国爱国人士李宁斋先生手书“笑啼岩”石刻,石刻一侧有阆中何万信的附记:“宁斋先生韩遗民也。国亡来华。睹吾国现状颇与韩同,乃亲书笑啼岩三字于此,复嘱余增书一韩字,以明其国籍所在焉。”又据吴宗慈《庐山续志稿》载:“民国廿一年,韩人李宁斋市长。李年六十三岁,有《壬申记》述游庐事。笑啼者,自述游旦胜地,怆怀故国,欲啼不得,欲笑不得云云”。这或许就是李宁斋题刻“笑啼岩”的真实心态吧。毫无疑问,庐山秀峰“笑啼岩”肯定就是第一了,时间是1932年。


事隔两年之后的1934年,李宁斋游历鸡公山时,但见这里“十里风飘九国旗”,与隔江的庐山情形相仿佛,依然是洋楼密布,洋人云集,遂有了题刻之意,还特意标上了“第二”的字样,以示区别。然而,故事仍在继续,三年后,李宁斋游历湖南长沙岳麓山白鹤泉,同样留下了一款“笑啼岩”的题刻,所不同的是,这次是刻在石碑上。
相比之下,庐山、鸡公山、岳麓山三处“笑啼岩”题刻,从字体上看,的确出自一人之手,亦即李宁斋。其本意正如《庐山续志稿》所描述的那样,作为一个亡国之人,游历他国,触景生情,“怆怀故国,欲啼不得,欲笑不得”,遂生题刻之念。不过,又各有不同,庐山石刻是题于秀峰龙潭,那里是以古今石刻众多而出名,近代还有冯玉祥的题刻。龙潭之水正是脍炙人口的李白《望庐山瀑布》的瀑布水,“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在鸡公山报晓峰上,李宁斋眼见,中国大好河山沦于敌手,眼下美景,列强洋人穿梭其间,想到自己国破家亡,不禁悲从衷来,仿佛听到雄鸡悲愤的啼鸣声。于此处题刻似乎更加贴近他的心境。而在岳麓山则是另外一种情形,在白鹤泉的南侧,山形险峻,绝壁悬崖,中有一断裂的巨石,古人称之为“笑啼岩”。在笑啼岩所处的位置,是碧虚山与云麓峰陡峭对立形成的斜坳,两峰夹峙,形成瓶颈,加之坡陡路急,林木茂盛,每当山风拂过,天地万物嗖嗖有声,似喜似悲,若啼若笑,好象是从断岩中传出来的一样。因此称为“笑啼岩”。也就是说,岳麓山的“笑啼岩”古已有之,甚至还有传说。李宁斋立碑于此,但并未刻上“第三”的字样,就是这个原因。
   无论如何,李宁斋这三处石刻表明了他对祖国山河破碎的悲愤心情,身处异国美景之中,满怀强烈的思乡之情,乃刻石明志。李宁斋后来情形如何,是否还有“笑啼岩”第四、第五……,我们不得而知。他所留下的刻石已然成为中韩两国人民友谊的见证。1995年8月,韩国民间文化交流访华团前往庐山秀峰,将“笑啼岩”石刻拓片带回韩国,促成了中韩友好交往的一段情缘。中国和韩国在二战时期,同样饱受日本侵略,日本当局对其侵略历史从未有过清醒的认识,今天反而在钓鱼岛、独岛问题上挑起事端,公然挑战世界反法西斯组织对战后国际秩序安排,令两国人民是可忍孰不可忍。鸡公山报晓峰顶上的“笑啼岩”石刻不仅反映了中韩两国遭受日本侵略的历史事实,而且,刻字者谢福顺也是被日军杀害的人证。
   “谢福顺”其实是商号,谢的真名叫谢春风,是鸡公山有名的石匠,街民称之为谢石匠。在鸡公山以石匠手艺维持生计,劈石、雕刻、凿字、垒砌,样样精通。鸡公山上许多石刻均出自谢春风之手,如登山古道上的“青分楚豫,气压嵩衡”八字石刻等。1938年鸡公山沦亡,山中萧条,山民无以为计。1939年夏,谢春风偷别墅内的铁皮桌椅变卖,以换取米面维持生活,恰被日军撞见,以“通新四军、土匪罪”押往山下新店马号山坡杀害。残忍的是,日兵让谢本人挖坑,然后用刺刀捅死后掩埋。谢春风时年66岁,其子谢金刚至今还生活在鸡公山南街。
   谨以此文表达对日本右翼分子的强烈抗议!祝愿钓鱼岛早日回归祖国怀抱!